人活着就是为了吴老板

焉天不知情

© 焉天不知情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一句话时间の79

不知何处雨,已觉此间凉

一句话时间の78

你知道快乐对于聪明的人来说是缺稀的东西。

我谈命运

x大邪中心向
x时间线不明确
x最近的重启太让人心情复杂。一点唠叨
x好像是第一次打张起灵tag有点害羞///
→——←
一天胖子问我,蓝庭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
小哥进去以后,有那么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里,我的人生目标被模糊,信念被隔离,宗旨信条被丢到垃圾堆里,活的让人看不下去。
第一个看不下去的可能不是胖子,凭我感觉应该是小花;他那段时间对我很不友好,叫我天天思考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。不过第一个明确提出来的是胖子。
他把我的魂魄塞回身体里,他自己的状态也并没有好到哪去,一个人窝在巴乃的瑶寨里,扯蛋都扯的没以前利索。
可他还是把我眼前的现实世界捋成一条明确的线了,这使得我拿回了上述三样东西,重新作为吴邪这...

一句话时间の77

海扇占春信,仙芽问武夷

x接刀

——

解雨臣在张起灵身边放下一罐哈啤。

虽然他知道张起灵不会喝,但为了不说话也不冷场,这样做是最好的。然后他在张起灵旁边远一点的位置坐下来。

他们两个并排坐在这个小天井的东面台阶上,没形象的搓着手,缩着脖子。

吴邪就在背后的某个房间里忙活着什么事,他说有件东西落在这里了,解雨臣不放心,陪他过来。

只要知道吴邪在自己背后,头顶的天空看起来就不会显得太阴暗,没有了解家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。

解雨臣觉得,在这点上,他和张起灵应该有那么一两句可聊的,但他还没有心宽到觉得自己说什么对方就一定搭理。

他的视线开始涣散,冰冷的空气叫他暴露在外的部分和冲锋衣里面的形成强烈对比,一些地方涨...

鸭梨病了

x接(?)大邪病了

x今天起晚被迫骑车上学。凉飕飕小风一吹。又咳起来了(死

x和鸭梨一样脑子不清楚。基本瞎写

---

“吴邪!”

黎簇怒气冲冲的嚷道。

他只能看到小小一个背影,走在前面很遥远的地方。

“吴!邪!”

他的声音被大风吹乱变成了很奇怪的腔调。

“吴邪,我求求你,停下来等等我!”

这些话语脱口而出,说完黎簇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。吴邪说过他像狼,像匹小狼,哪里有狼会像狗一样哀嚎乞求?

天哪,他会不会对自己失望?黎簇突然好害怕,他越害怕,越是脱口而出一些悲凉的话语。

“我该怎么做你才能看我一眼!”

吴邪啊吴邪——黎簇心说,老子为了你羞耻度都爆表了,你就真的忍心这样...

大邪病了

x感冒使我质壁分离

x求大邪保佑快快痊愈

---

吴邪生病了。

虽说不是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程度的大病,也并非一些极其烫手的疑难杂症,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感冒。

这一波消息散开(消息提供者:潘家园王月半),道上不少人纷纷惊叹,原来吴小佛爷也是会感冒的。

一些吴邪手下的伙计就发问,小佛爷怎么就不会感冒了啊?

小佛爷那哪是一般人?一般人都会感冒,小佛爷应该是不会的才对!收到这般回答。

“呵,”胖子优雅的嗤笑一声,咬一口手里的大葱,“最近臭傻逼越来越多,业界吃枣药丸啊。”

说着瞥了一眼角落里窝着的黎簇,黎簇还是很尊敬胖子的,自己往角落里偏了偏身子,缩成一副虾蛄模样,吸了吸鼻子又咳嗽了几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